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友妻的甜美
友妻的甜美
(一)

  离上次的同学会也六年多了,阿生这位好同学还是那个样子,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坐到他的车子,真是巧呀!阿生开出租车也好多年了,另外还兼了幼儿园的娃娃车司机,拚老命的赚钱。

  「怎么还是这么卖力呀?」阿棋问着开车的阿生。

  「没办法呀!赚辛苦钱不认真点哪行。」阿生回答着。

  他们闲聊着彼此的近况,阿生结婚也五年多了,因为自己的问题一直无法传宗接代,弄得父母担心不已。但毕竟年代不同了,真的生不出来,也就认命了,但阿生的老婆最近常抱怨,为了新买的房子,让小两口的经济变得紧了一些,让生活的质量下降了不少,为了多赚些钱好满足家里老婆的需求喽,阿生只得更拼命的增加开车的时间,也让自己更加的辛劳不堪。

  而阿棋就不同了,在知名广告公司上班,几个令人激赏的创意,让客户满意的不得了,相对的使阿棋在事业上的发展处处看好。看着多年的老友为了工作,像拚老命似的,免不了就数落了阿生几句。

  阿棋这些年来赚的钱,在老婆美美的适宜理财下,愈来愈膨涨,这使得阿棋想到何不藉由美美的专长,帮阿生一把,因而打了行动电话给美美,问了几只值得投入的电子股,告诉了阿生叫他别忘了去购买。

  过了一个多礼拜,阿棋接到阿生的电话,原来阿生当天回家后和老婆小娟商量,依照阿棋的信息,把所有的存款都砸下去狠狠的买了它十几张,现在赚到甜头,乐得要请阿棋吃饭,有了这样的互动后,阿生和小娟便常与阿棋密切连系起来。

  小娟因为在股市中尝到甜头,干脆辞去了工作,专心投入股市,每天都研究各家的走势,加上有美美这种专业分析的建议,倒是输少赢多,这使得小娟对阿棋他们夫妻俩是更加的欣赏。

  由于有了较多的收入,小娟妆扮自己的花费就开始增加,也开始学计算机……等,让她自己的生活愈来愈丰富。但阿生的成长脚步明显跟不上小娟,于是生活步调的不同便开始造成阿生与小娟感情上的间隙。

  一天,美美因为生理期而身体不舒服,小娟恰巧来电询问股市信息,美美便打电话要求阿棋把她整理的资料送去给小娟。阿棋下班后从公司的计算机联机回家里美美的数据库,叫出了数据打印出来,开着车便往阿生他家里去。

  小娟开了门把阿棋迎了进去,她今天穿着一贴身的米色洋装,煞是好看,阿棋还愣了一下,似乎惊讶小娟的改变。

  小娟今天知道阿棋要来,还准备满满一桌的好菜,小娟要阿棋先吃饭不用等阿生了,因为阿生通常都开车到十点多才会回来。阿棋一来也饿了,加上有小娟的殷切招呼,一连吃了两碗饭。

  席间小娟向阿祺抱怨阿生的不懂生活情趣,让阿棋了解了小娟与阿生的感情裂缝,说着说着小娟就哭了起来,阿棋走过去小娟的身旁安慰她,没想到小娟忽然靠了过来,阿棋只好拥着小娟让她发泄。

  小娟的头靠在阿棋肩上,随着哽咽呼出的热气都在阿棋的颈边游走,让阿棋产生了一点悸动。阿棋低下头嗅着小娟的发香,慢慢的移到她的后颈,一股冲动阿棋吻了小娟的后颈,见她没有排斥,便大胆的一路吻了下去。阿棋用手把小娟的脸托了起来,看着小娟害羞的闭着眼,阿棋唇便盖上小娟的双唇上,温柔的吸吮着小娟的甜美。

  一阵拥抱与热吻后,俩人似乎都失去了理智,小娟把阿棋引进了房间,她主动的脱下衣服,阿棋坐在床沿看着,小娟美好的身裁慢慢的呈现在阿棋的眼前,小娟32C的乳房线条坚挺得让人垂涎,阿棋忍不住的把小娟拉过来,一头埋在她的双乳前磨蹭了起来。

  他舔着她的乳头贪婪的吸吮着,更从乳房舔到她的腋下,小娟微酸的腋下气味让阿棋更加亢奋,随着阿棋的舔弄,小娟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叫出了声。

  阿棋慢慢的来到了小娟的下体,他用舌头挑起她的阴毛,舔着周围的每一片角落,小娟的分泌已呈现出来,在她秀气的阴唇间闪耀着晶莹的色泽,阿棋没有放过这鲜美的滋味,吸吮着阴道口把它全吞了下去。小娟的阴部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气味,该是费洛蒙吧,这更加挑起阿棋的冲动,阿棋用心的把阴蒂吸到嘴里舔弄。

  「啊~~啊~~轻点……喔~~」小娟已完全融化在感官上的满足里,没一会儿小娟便达到了高潮。

  阿棋在小娟的表情变化中享受到男性的尊严,于是更加的努力,心想绝对要让小娟感受到我的不同,他挺起了他14公分、虽称不上长但却够粗的阳具,对准了小娟的穴口,「滋」的一声便钻了进去。

  小娟冷不防的被阿棋的粗壮阳具塞入,身体猛的痉挛了起来,随着阿棋的抽动,小娟的叫声如涨潮般的一波波扬起。阿棋几次差点泄出,都靠利用中断法来忍耐,这忽然的中断却让小娟更加呈现需求的强烈。

  在更换成后体位之后,阿棋加快抽送的速度,在小娟不知满足了几次高潮的嘶叫中,阿棋射在小娟的背上,为这场激情划下了句点。

  经过小娟的清理后,两人回到了客厅,小娟带着满足的神情非常可爱,阿棋怜爱的吻着小娟,小娟害羞的要求阿棋别辜负了她。阿棋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阿生,但看到小娟迷人的模样,他也只有继续对不起阿生喽!

  (二)

  有了第一次的禁忌超越后,阿棋这几天一直想着小娟,又刚好遇上老婆的生理期,这下子给了自己解放的借口,满脑子想着如何再与小娟共赴云雨。下午开完了鲜果汁的企划会议后,也三点半了刚好接到阿生的电话。

  「阿棋!明天是小娟的生日,这段日子我跟她正在闹情绪,想说买个生日礼物送她,看能不能和好。」阿生幽幽的说着。

  「好啊!你是该买个好礼物送给她。」我回应着阿生。

  「可是,可是我不知道要买什么呀!」老实的阿生愣愣的说着。

  「我帮你想想再打电话告诉你。」我回答着。

  就这样忽然知道了小娟的生日后,我决定给小娟一个惊喜,让她高兴也让我达到目的。我找了个理由拨了电话给小娟约她见面,跟她说刚刚阿生打电话来拜托我当他们的和事姥,我要她在家等我去接她,之后我再用同样的理由跟美美说今晚晚点回去,因为要帮阿生的忙,然后我真的为阿生想了个生日礼物。

  我用计算机打了个《爱妻十大守则》,内容参考他们相处的问题,但以较好笑的方式表示,再叫公司的助理帮我拿去广告社用激光刻在一块木板上,并请厂商务必今晚帮我制作完成,通知了阿生要他晚上晚点去拿,并告诉阿生今晚我请小娟吃饭,先帮他说些好话暖场,阿生高兴得致谢不已。

  最后就是我自己这部份喽,我订了北投春天饭店的温泉套房,并一并订了两份客房服务的精致套餐,而后突发其想的再打了电话去鲜果汁的厂商,跟他要了一整筒的纯鲜柳橙汁,这所有的过程在五点前全部完成。我交待了助理后离开公司,先去挑了个知名的心形碎钻项链,花了我万把多块,再到阿生家接小娟。

  小娟坐上我的车后,我一路往北投开去,由于正值下班时间,到了春天也八点多了,小娟以为我们来到饭店是吃饭,没想到我竟到柜台拿房间钥匙,她当下似乎有些矜持,脸一下就红了起来。

  「好坏!带人家来这里……」她娇羞的说着。

  进了房间后,小娟很好奇的看着,阿生大概不曾带过小娟来过这种地方,小娟呈现出了新奇的欢欣感觉。房里的电话适时响起了,是客房服务询问送餐的时间,没多久服务生送来了今晚的套餐,还有厂商送到的整筒新鲜果汁,在经过服务生的摆设后,点着烛光的晚宴就在房里温暖的燃烧了起来。

  她吃得很高兴,也喝了好几杯红酒,脸颊晕开了一片潮红,真是可爱。我搂着她走向阳台,看着台北市亮丽的夜景,我们热情的相拥,彼此探索着对方的双唇,久久都没分开。

  一阵凉风吹来让我们稍为清醒,我拿出了项链为她戴上,她竟然高兴的红了眼框。我们进去房里,我先到浴室放水,并把整筒的果汁倒入浴缸,在温泉水气扩散下,整间浴室充满着柳橙的清香与一种甜腻的感觉。我引她来到浴室,帮她褪下她的衣物,她很顺从的配合着,等我也除去衣装后,我们一同泡在温泉里享受这难得的时刻。

  我的手也没闲着,一直在她的胸前抚摸,她的乳头渐渐地挺硬了起来,我翻转了一下身躯,让我可以吸吮到她的乳头,我不停的爱抚、吸吮、舔弄着她的身体,连她小巧的脚ㄚ子都没放过。

  感觉她似乎已开始「咿……咿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的兴奋了起来,我站起身子,把阳具伸到她面前,她毫不迟疑的就把它含住,有点生涩的帮我口交,虽然她口交的技巧不是很好,但温润的触感还是让我渐渐的勃硬了起来。

  我把她拉起来,她双手抓住墙上的毛巾架,右脚跨在浴缸边,我从后面顶着她的阴道口,缓缓的挤压进去。我可以清楚看见我的东西在她穴口进出,她柔嫩的阴唇被我挤进挤出,也能看到她肛门口收缩的变化,她的叫声在浴室回荡着。

  我把她翻过来正面面对我,用我的右手抬起她的右脚,在她引导下再穿插进她的屄里,随着我臀部的摆动,她逐渐激烈了起来,在几乎抽搐的抖动中,她满足地趴在我的胸前。

  「我知道你还没射,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?我腿真的好酸喔!」她求饶似的撒娇着。

  我帮她用莲蓬头冲洗身子,让我们都没有了柳橙的甜腻感后,我抱起了她走到床沿,把她放了下来,她浸泡温泉后红通通的身子蜷曲了起来,搂着枕头撒娇的说:「再一下下~~一下下喔!我马上给你……」说完她就慢慢睡了过去。

  我看她脸庞带着满足的笑意睡着,就不忍吵她……只好忍下自己的欲望,让她喘息一下喽。

  不经意看了看表,哇!已经快十一点了,赶紧先拨了电话给美美,说一时还说不完,还要再晚一些回去。美美交待不要太晚后,我又给阿生打了电话,跟他说小娟有些固执,让我再跟小娟沟通一下要他等我电话,阿生因为已拿到那份订制的礼物满意不已,当然很听我的指示欣然同意。

  讲完电话,我上了床躺在她旁边,她被弹簧床的起伏醒来,半睁着眼伸手搂抱我,我们又热情的拥吻了起来,她沿着我的脖子吻下去,然后开始轻舔我的乳头,喔~~一阵快感涌上心头。

  她的手也握住我的阳具套弄着,欲火又被点燃起来,我亢奋得在她手心里茁壮起来了,她起身跨在上面,自己抓着昂首跳动的阳具对准她的穴口,一屁股坐了下去。她上下地摇摆着,每次都深切的顶住她的穴底。

  我受不住翻了起来,让她躺了下去,分开举起她的双脚架于肩上,再次进入她的身体,享受温暖湿透的包夹。在她阴唇的包含下,我的尾椎一阵酸麻,将我的热情一股脑的全宣泄在她体内。

  我们满足的相拥,我在她耳旁轻声告诉她:「祝你生日快乐!」她感动地再次吻着我。

  我们起来冲洗身体,我看了看表,十二点十分,我叫服务生来把晚餐收拾清净,并拜托他们再把浴室整理干净,换上新的浴巾与用品。

  付了小费后,我连络阿生来这里,小娟惊讶的不知我在干嘛,我说:「现在正是你的生日,我要阿生来这为你庆生,整理过的房间看不出我们曾在这翻云覆雨,接下来你也不要辜负了阿生对你的好意。」她点了点头。

  我吻了她一会儿,便离开房间来到大厅等阿生,没多久阿生就已经到了,看他带着蛋糕、花束与那份《爱妻守则》,感激得一直向我说谢谢。

 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要他赶紧上去,我想,小娟今晚大概很难合起双脚了。

  ㄚ~~我也要赶紧回家去陪陪美美喽!

  (三)爱妻受辱篇

  小娟自从与阿棋偷情后,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,原本枯燥而乏味的生活,让自己平凡的日子一点重心都没有,现在有了阿棋的关爱,那深埋在内心的爱恋情怀,一下子又苏醒过来。

  小娟每天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,把自己装扮得娇艳可人,每天都期盼着能与阿棋相聚,似乎在阿棋的身上她才能看到自己的未来。

  阿生是个敦厚殷实的老实人,比较不懂生活的情趣,在他的认知中,拼命的赚钱让家中温饱,才是他该努力以赴的要务,加上环境的影响,在他周遭的生活圈子当然没法与阿棋做比较。

  也因为这样在小娟的眼中,阿生的一言一行都让小娟觉得粗俗不堪,而阿棋的善解人意与优雅作风,便让小娟盲目的崇拜起阿棋,心中也对阿棋也产生了难以自制的情愫。

  阿生虽然有着大而化之的个性,但他善良憨厚的本质,却也不表示他是愚笨的人,小娟这些日子来的转变,他也是看在眼里,原本以为是大概在股市中赚了钱,让她眉飞色舞了起来,但每天夫妻俩的对话中,小娟却常拿阿棋来数落他,这让阿生有时很不是滋味。

  自己妻子能接受老公的好友是件好事,但若接受过头那就可能会出事,阿生的疑虑就这么在心里发酵着。

  就在那个强烈台风登陆前酷热的天气中,阿生全身冒着汗水,晶亮斗大的汗珠,从他皮肤爆起的筋脉上流过,真的是天气太热了,让阿生汗流浃背的站在这巷子口,看他给炙热阳光晒的,怎么笨得不躲在他出租车里吹拂着冷气呢?

  他笨吗?他一点都不笨,他身上流的汗水是受到震惊后冒出的冷汗,皮肤下交迭的深色筋脉,是他盛怒沸腾的血液奔窜,他看见了男人最不想看见的一幕,阿棋搂抱着小娟,走进了巷子里那间隐蔽的HOTEL,他们亲热的模样,让阿生绿云罩顶的愤怒了起来。

  阿生他昨天交待小娟,记得买些电池与蜡烛,但在车上的收音机里,传来今天股市大跌的消息,阿生判断小娟必定会气的昏头转向,于是他调转车头往证券公司开去,心想去接小娟后一同吃个午餐,听她抱怨一下行情帮她消消气,再一起去买那些防灾用品。

  没想到却让他遇到这难堪的场面,阿棋早他一步接了小娟,他看着小娟上了阿棋的车,他一路跟随着他们到了这巷子口,才揭开了小娟这段日子来,让她转变的答案。

  阿生本想冲进去捶死这对奸夫淫妇,但他忧柔寡断的个性,让他自己拿捏不到方寸,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婚姻的巨变,他又像驼鸟般的躲入自己的计程车里,漫无目的的四处转着,一路上很多向他招手拦车的顾客,皆被他甩在车后。

  那种被人背叛的椎心疼痛,腐蚀着他的心弦,强烈报复的念头,一直回荡不去,他睡我的老婆,我就上他的妻子,邪恶的报复意念,让阿生不知不觉的就把车开到阿棋家门口。

  一阵犹豫后,阿生还是鼓足了怨气,按下了电铃,美美也是刚从证券公司回来而已,一身淡绿色的连身洋装,还来不及换呢,阿生编了一个想要与美美请教问题的理由,请美美给他一些建议,美美当然会协助阿生,原本她就一直很信任老公这位好同学,阿生也常常的帮她们做一些事,像帮忙拆卸旧的冷气机呀,或临时接念幼儿园的女儿呀,阿生是她们家最好的义工了。

  阿生害怕在这强暴美美,不小心会给邻居听见美美的呼救声,于是他要求美美到外面去谈,美美也没多想便搭上阿生的车,随着阿生往阳明山开去。

  就是因为信任,美美并没有多疑的发觉阿生会伤害自己;车上的阿生眉头深锁,也不说话,美美也只是以为他大概是不知道该怎么启口,但随着阿生把车子愈开愈偏僻,美美才开口问阿生:「阿生你要载我去那里呀?」美美看着阿生。

  「快到了,那里比较安静……马上就到了。」阿生回答着美美。

  当阿生的车拐进一片树林里时,他停住了车,他并没有关掉引擎,他转身面对美美,他说:「今天我很生气……」阿生没头没脑的冒出这句话。

  「阿棋!他对不起我……」他继续说着:「所以……所以,我……我要……对不起你了……」说完没等美美有反应,阿生扑了过去……美美一下没搞懂阿生的问题,阿生就扑了过来,她惊讶的叫出了声,但阿生快速的摀住她的嘴,另一只手还把椅垫给弄倒下来,美美猛地向后一仰,阿生的重量也压在她身上,她想还击,但阿生恐武有力的抓住她,她惊吓得一时慌了手脚。

  她感觉到阿生的手伸进她的裙里,她惊惧的想抗拒,但阿生轻易的就把她的内裤给撕裂了下来了,她挣扎着、哀求着:「阿生你不要这样……阿生求你……啊~~你别……拜托你……」

  美美无助的哀求,并没有中止阿生的动作,在撕碎美美衣物的瞬息间,那种特殊的刺激让阿生更加的亢奋起来。美美诱人的身驱,正渐渐呈现在阿生眼前,一种跨越阶层侵犯权贵的快感,更让阿生怒涛般的撑起了裤裆。

  美美的双手被阿生用绳子捆绑了起来,嘴巴被塞入自己碎裂的内裤,她惊骇的看着阿生脱去衣裤,那昂然竖起的粗壮阳具,就要穿入自己的身体里,发泄它的怨气,身体因恐惧下意识的发抖起来。

  阿生莽撞的将自己的阴茎,对着美美的阴部就戳了下去,但他没有如愿……他又再试了一次……还是过门不入……他有些恼怒,把美美的腿分的更开,在车子前座狭窄的空间里,他吃力的移动着身体去配合角度,腰部猛地往前一挺,他进去了……

  美美的哀号声,在塞满内裤的口腔中蹦了开来……眼泪因为剧烈的疼痛,也溢满眼框……她无能为力地让阿生在她身上逞凶泄欲……阴道里因没有爱液的润滑,阿生每一次深入就带给她极大的痛苦。

  这就是阿生……这也是小娟背离他很重要的原因之一,阿生似乎不懂如何对待女性,他完全没有技巧可言,在他的性认知中,只要持续有力的冲刺、与恒久延伸的超时表现,就能让女性满足的竖起大姆指。这会儿,他当然依旧的把这观念持续发扬。

  疼痛的感觉随着穴里陆续分泌的体液,而有了改善,麻木的心灵也降低了受羞辱的难堪,美美双眼从后座的窗口看出去,阳光从绿色的树梢洒了下来,她的泪水模糊了整个视觉画面,她开始想起阿生刚说的话,为什么阿棋对不起他?又为什么老实的阿生要用这种方式来惩罚她?所有的疑惑都混淆在一起……阿生努力的冲刺开始产生效果,美美的身体也开始发挥响应,生理的需求不断的侵蚀着美美的理智,美美开始感受到阿生这莽夫的剽悍,他那强而有力的活塞运动,让美美不自觉的发出低鸣……

  这感觉与阿棋是截然不同的,这一生中头一次尝到这种粗犷的感受……渐渐的让美美在阿生的摇摆中,数次达到生理的高峰,这没意料到的反应,让美美羞红了脸。

  阿生喷洒了他浓稠的精液,而且是喷在美美脸上,美美被这突如其来的体液给吓到,难过的再次流下泪来。阿生离开了车子,不知道他在干嘛,美美一个人躺在车里,阿生精液的腥臭味让她的心又产生悸动,他们味道是那么不同,这会儿美美的心里,竟莫名的开始比较起他们的差异。

  没多久,美美听见后车箱的开关声,难道阿生要杀人灭口?原来阿生发泄完兽欲后,强烈的罪恶感让他不知所措,看到美美全身的衣物被他撕得粉碎,赤裸地躺卧在车内,他忙着在后车箱翻出之前去参加庙会的那件新汗衫,以及一条用来擦车的大浴巾。他忙着回到车门旁,打开美美这边的车门,开始为美美清理脸上与胸前的秽物,并解开了美美手上捆绑的束缚,看着美美无神的眼神,阿生突然难过的哭了出来。

  美美使劲坐了起来,下体一阵灼热的疼痛,提醒了她刚刚所受到的屈辱,她一手夺去阿生手上的衣服穿了上去,这件薄薄的白色汗衫,说实在的遮掩不了美美那美丽的身躯,胸前那对乳房隐约若现,两粒往上微翘小樱桃般的突起更是诱人,好笑的是那汗衫胸前还斗大的印着三个大字:“朝天宫”。

  美美蜷曲在座位上,双腿上盖着那条大浴巾,阿生忽然跪了下去,哽咽的诉说着他亲眼看见的过程。美美深知阿生的为人,知道他绝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,她震撼的听着阿生愤慨的话语,心里也开始思考这段日子来,阿棋是否也有那些奇怪的珠丝马迹,她开始慢慢相信阿棋的外遇……美美反而开始同情阿生的处境,而忘却了刚才阿生对她的所作所为,她心中也蕴酿了伤痛的恨意,她要想个手段让阿棋体验,因为他的放荡,让自己的爱妻所受到的伤害。天秤座的美美心中的那个秤,已经左右的开始摆动,那份追求公平的天性,让她心中陆续构筑出她自己的报复计划。

  「阿生我不怪你,今天发生的一切从没发生过。但我可以原谅你,却不能原谅阿棋,我要你答应我,你必须帮我让阿棋感受我们的伤痛……」美美吭呛有力的从嘴里把话说出来。

  「好!美美,我一定帮你……一定要揪出他们这对奸夫淫妇来!」阿生回答着。

  阿生把美美载回了家中,自己反而忧心了起来。

  【完】